菠萝馅汤圆

(ಥ﹏ಥ)随缘回来撒土填坑

【HPDM】In the Company of a Rubber Duck「6」

上一章


试试看不走外链会不会被毙掉∠( ᐛ 」∠)_        

   ~~~

      “Harry?Harry!你没事吧?Harry!”

       Harry的视线一片模糊,整个世界倾斜了过来,他感觉自己一边眼皮似乎变成了砂纸。一个模糊的但毫无疑问是Hermione头部的轮廓出现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  “Harry?”她声音里满含关心,但也有些不耐。

      Harry发出沙哑含糊的声音,试着坐起身。然后立刻后悔了。

      Hermione眯起眼睛打量他。“Harry!你生病了吗?你看起来可真糟糕!”

      Harry拨开挡在眼前的头发。“Hermione,”他哑着嗓子说道。“真高兴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,Harry?”Hermione狐疑地嗅了嗅四周的空气。“你喝酒了?这儿可真臭。”

      Harry痛苦地呻吟了一声,摸索着眼镜。他似乎压着眼镜睡了一晚上。镜片上满是指纹,一条眼镜腿也不自然地弯曲了。他试着用衬衫把它们擦干净,Hermione看到这一幕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“等会,Harry。我们还没动身去土耳其呢;我们现在还在伯罗。你等我过来。”Hermione的脑袋消失在了壁炉里,然后她整个人从里面显出身形,她甩了甩头发上沾着的飞路粉,跨出壁炉,例行公事一般将魔杖对准了Harry。他不自觉地想躲开,但Hermione的动作更快。

      “修复如初。旋风扫尽。”Harry的眼镜又变得整洁干净了,Hermione满意地挨着他坐下。“你身上好大的酒味,Harry。怎么回事?你从来不喝多的!”

      Harry瑟缩了一下。“我知道。”他头疼极了。“Hermione,我感觉糟透了。我有点想吐。”

       Hermione冲他摆摆手。“别吐在这儿!碗飞来。”一只麦片碗从厨房飞出来落到她膝头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对!水桶飞来!”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 Harry哀嚎一声,在沙发上轻晃了一下。“我想我家没有水桶。但是我真的要……”他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冲向浴室。

      Hermione也跟着蹦了起来。“高压锅飞来!”她的声音因为惊恐变得尖锐刺耳,Harry的鼻子底下出现了个特大号的高压锅。

      “这是Molly送我的……”Harry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,他的脸因为反胃恶心而扭曲了。“她会杀了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哦,老天啊!Sobrius!”Hermione施了个魔咒。

      一股令人惊骇的净化力量在Harry身体里横冲直撞,起始于他的胃部,扩散到血管,最后开始清洗他的嘴巴,毛孔,还有最让人不快的,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“Ugh,”Harry呻吟出声,厌恶地抖了两下。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 Hermione攥紧双手。“抱歉,Harry!一会就好了,我保证!你究竟做了什么才让自己醉成这样?”

      Harry晕乎乎地坐了下来,把Molly送的那个高压锅抱在膝头。他简直想一头扎进去,等感觉好些了再出来。他的头痛减弱了,但又感到异常的饥饿,尽管他的五脏六腑都在发出抗议的尖叫,好像他再多动几下它们就要黏在一起了似的。

      “我喝了点Ron送的火焰威士忌。还有……一点白兰地。”Malfoy在火光映照下挑逗地看过来的画面在他脑中一闪而过。Harry把脑袋埋进高压锅这个安全的港湾里。里面黑黑的,无比宁静。他隐约闻到股咖喱味儿。

      “桌上两个杯子?”Hermione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。“Harry,从锅里出来!你跟谁喝的的酒?”

      Harry在锅里轻轻哀叹了一声。声音在金属表面回响。他抬起头。

      反正,事情也不能更糟了。“Draco Malfoy,”他悲伤地咕哝道。

      他偷看了一眼Hermione的脸色。Oh。显然,事情还能更糟。

      “Harry!怎么回事?Malfoy在这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Harry又一头扎进了锅里。


~~~~

      好不容易送走了Hermione,她走之前还一再保证(不顾Harry的抗议)会尽快解决一切,如果有必要的话土耳其之行可以延迟到下周,Harry无力地倚靠着厨房的料理台。

      事实证明把头埋进锅里不是长久之计。在一大堆令人头痛的问题,还有一杯浓茶的助攻下,Hermione终于弄清了事情的始末。起初,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,她感到震惊。震惊于Harry居然为这种事感到烦恼;Malfoy居然用这种奇异的方式每天与他见面;而且Harry在某种程度上处于危险之中,如果没有带来实际的身体伤害,那肯定是极度精神恶化。

      让Harry始料未及却又合乎情理的是,当Hermione更加全面地了解到这件事时(比任何人都充分地了解到这场闹剧),她开始为Malfoy的行为感到诧异,接着是不平,愤怒,最终,下定决心。Harry试着解释清楚,Malfoy不想任何人插手,他个人也习惯了在某些离奇的时间段Malfoy吱——的一声登场(说到“吱——的一声登场”这句时,Harry脑内还生动形象地来了个场景再现)。但是,还在悔过的,刚被施了个清理咒的Harry根本无法抵抗下定决心的Hermione,尤其是当Harry想到Malfoy那张带着假笑的,下流的嘴里吐出来的问题,问他为什么不找个喜欢的人上床。一想到这个场景,Harry就开始走神。

      于是Hermione离开了,留下了一长串「我会解决问题的,你要小心Malfoy,你不会再被他迷惑了,是不是,Harry?」这样的话,留下Harry一脸茫然无措,怏怏不乐。他在房间里踏着重重的步子走来走去,怒视着看到的一切事物。在这个,当然了,该死的绝对完美的时机,Malfoy出现了,作为他的袜子之一。

      “Yeeeeeuuuuuuurccccch!”Malfoy嫌恶地尖叫出声。“什么情——把我从你那该死的脚上脱下来,Potter!”

       Harry花了好一会功夫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“把我脱下来!我是只袜子,他妈的!”

       Harry猛地扯下一只袜子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——另一只!另一只!”

        Harry把他的另一只袜子叠在刚刚那只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Augh!把我从这个丑陋的东西上拿开!我不想坐在你的一只袜子上,看在Merlin的份上!”

      “Malfoy,你就是只袜子。这有什么区别吗?”

      “Oh,区别可大了,大了去了!为什么不弄来一堆恶心的臭袜子,让我躺在它们身上呢?啊哈,真是个好主意,我谢谢你全家,Potter!”

      Harry翻了个白眼,还是捡起了袜子Malfoy,把他小心翼翼地放到离另一只袜子远远的位置。两只袜子都是大红色,毛茸茸的,在理论上是相同的,但Malfoy变成的那只看上去在微微颤抖。“我其实才刚刚穿上它们,要知道。我的脚挺冷的。还有,我的脚不臭,不管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  “谁给你的自信?我打赌你今天没洗泡泡浴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刚起床。还没来得及洗漱呢。该死,我得吃点早餐。或者别的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“能穿着睡衣瞎转悠到中午,你可真幸福。这可真是充满挑战性的生活,作为Harry Potter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这一整周都在该死的辛辛苦苦地训练魁地奇,你明明知道的!不训练的时候我怎么就不能歇会儿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是的我知道,你们这周没有比赛吧?下一场你们要对上飞箭队,是不是?我不觉得你能赢过Sumathi Nayar;那女人简直超神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能赢过她,绝对。她是很快,但我更有经验。”Harry语气里带着他自己都没察觉的自信。飞箭队的这位新秀以锐不可当的气势接连挫败了许多队伍,这次将会是他们两人第一次正面交锋。“她发挥不稳定——我见过她错失近在眼前的飞贼。”Harry噔噔噔地踏着步子走向冰箱,翻找里面的东西,他饿坏了。

      “也许吧,”Malfoy说道。“但我们都看到了,她能做出反人类的抓捕动作。”

      “这么说你看过她比赛了?”Harry拿出一个长柄煎锅,往里面放了一大块黄油。

      “只是在《魁地奇周刊》上看到过回放,他们有不少记录下比赛精彩瞬间的照片。那是仅次于出现在这里的最有意思的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  Harry往锅里放了一块肥厚的培根,锅咝咝作响。“你真该来现场看看,就算那些照片抓拍的不错,亲眼目睹还是完全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   Malfoy叹了口气。“你可真是不腰疼,站在你那休闲舒适的小厨房里说这些。你该死的根本不知道如果我敢乱走的话那些人会怎么看我。前几天还有人在对角巷朝Pansy吐口水,她只不过是在那儿看看帽子。”

      Harry皱起眉,往煎锅里打了几个鸡蛋。老实说,他的确不曾留意过伏地魔的那些余党们的战后生活。他想起了Pansy Parkinson那歇斯底里,响彻整个霍格沃茨礼堂的尖叫声。“他在那儿!Potter在那儿!”

      他摇了摇头。Pansy指着他的时候,她整条胳膊都在颤抖。这简直像上辈子发生的事情了。他们还是上着学的乖宝宝,在玩战争游戏。

      “那是不对的。”他翻炒了一下锅里的食物。“你已经做了那么多了,他们不该再干涉你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的高尚情操可真是让人钦佩。也就能骗骗你自己吧。Merlin,那块培根闻起来棒极了。”

      Harry看了他一眼,然后才反应过来给一只袜子提供早餐似乎不是什么明智的行为。他思考了一会儿。“你为什么不再过来看我呢?我是说,等你服务时间结束了。我可以先把这些温着,等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 Malfoy态度不明地沉默了几分钟。接着他叹了口气。“我不能,Potter。昨晚……那就是个错误。如果他们知道我……和你见面——我是说,跟你有深交——他们会利用这一点继续打压我。说我图谋不轨。”

      Harry愧疚地想起来Hermione说过的话,然后猛地想起她还说过别的。“但你又能图谋些什么呢?魔法部没收了食死徒的魔杖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“不,Potter,你「拿」了我的魔杖。记得吗?看到你用它杀死了黑魔王,我还以为你能记着这茬儿呢。”

      Harry保证,如果袜子也能翻白眼,Malfoy绝对会这么干。

      “我以为你在用你母亲的魔杖”

      “哦,我借过各种各样的魔杖。但是没有一把用得顺手的。说真的,感觉跟针一样扎手。之后,就跟你说的一样,魔法部没收了我们的魔杖,一切都是空谈了。我想过等服务时间结束,就去法国的Withiers买根新魔杖,但他们说不定会发现,那就……”他发出一声像被绞死的声响。

      Harry死死盯着煎锅。“你……你可以拿回自己的魔杖。我还留着它。”

      Malfoy深吸口气。他的声音轻柔,充满畏怯。“他们不会让我……不允许我……”

      Harry耸耸肩。“你自己决定。”他在做什么?Hermione会杀了他的。Oh,what the hell。“我不会告诉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  Harry感觉到那只袜子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。他等待着。

      “好吧。”Malfoy的声音还有点紧张,但听起来他下定了决心。“我不知道我会不会继续用它,但我真的很想把它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“好极了!你可以过来拿,就今天下午。”

      “Potter,我不能——”

      “你还可以来吃早餐。午餐。早午餐!”

      “Potter,我根本没法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?”

      “因为,你个智障,培根被你烧糊了。”

评论(15)

热度(88)